一笑泯千仇

在06年的时候,我的LJ里曾经有一个tag,叫中加毁人交流团。里面记载着我三个月在加拿大的无数吐槽。新奇的事情,快乐的事情,文化冲突的事情,当然更多的是抱怨……无穷无尽的抱怨。在那个陌生和人烟稀少的国度,在中方团队的SB之下,我过得并不开心——虽然现在想起来感觉非常怀念那几个月平静的日子。而我最大的困扰,是当时的counterpart,Catherine。

她比当时22岁的我要小,好像只有20吧,来自魁北克法语区,年轻,爱玩,百无禁忌。而我,敏感而含蓄,对于她的横冲直撞完全不能适应,而我又没有成熟到能用沟通的方式来解决这种冲突,因此就选择了逃避,尽量避免和她接触。这种矛盾在回到国内的三个月中达到了顶峰。我一回到南宁就逃回了自己家,把她一个人丢在接待家庭。虽然双方领队反复找我们谈话,但我固执的不愿意继续改善,结果成为整个团队中关系最糟糕的一对CP,还一人吃了一个警告。最后活动结束的时候,我们已经谁也不理谁,完全的陌生人状态。听说后来她还回到中国去西藏玩儿什么的,也没有联系我。

当然对于我这种温柔善良的人(喂)来说,这么做肯定是心怀内疚的,只是当时的自己无法处理罢了。后来我偶尔会想起她,一年大概会有一两次梦到她,有时候在梦中我们关系还很糟糕,有时候又和最初一样,似乎什么也没发生,正如我们一直纠结的关系这样。年初在越南,从水上木偶戏的演出出来,猛然看到跟前一个人的背影从发型到身材都和她非常相似,立即心跳加速,小心翼翼地绕过去看了正面发现完全不是一个人,心中既松了一口气,也有一丝失落。

所以,上一周接到她在LinkedIn上的邀请时,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去到她的首页,看到她熟悉的笑容我才确定这的确是当时的那个冤家对头。我毫不犹豫的接受了邀请,然后给她发去了一段悄悄话。我并不确定她是不是把邮箱里的联系人拉取下来,在LinkedIn注册的都群发了邀请,所以语气仍然很迟疑——“在经历了那么多不愉快之后,过了这么久,居然收到了你的邀请。”我还是谨慎地“把丑话说在前面”,收获的却是她和以前以前欢快的回复。“我终于又联系上你了!你接受了我的邀请!真开心!”

那么故事终于有了一个完美的句点,虽然这不会是我们交流的结束,但那些互相折磨和遗憾,已经烟消云散。我想现在的我已经比原来成熟多了,比原来更会处理这种尴尬的关系,现在的我已经很少赌气,可以坦率地说出自己的不满,更能理解与自己意见不同的人,我变成这样的人,多多少少有她的缘故。很遗憾那半年本应美好的日子没有美好的度过,幸好我们还年轻,还有未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