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’re so special.

今天凌晨3点15分,稀稀的心脏停止了跳动。

我不愿却控制不住的一次又一次去回忆他最后躺在笼子里的样子,喘不上气,背对着我,最后终于没有了呼吸。我手下的皮毛还是一样顺滑,身体还是暖暖的,四肢还是很柔软,似乎只是睡了过去。

我哭着,说着些连我自己都惊讶的话,但现在都想不起来了。即使在现在,已经过去了20个小时,我还是很难接受他已经离开这个现实。而当我和huya回到家里,他打开厕所的灯,发现猫粮已经空了。再也没有猫会叫我们加猫粮了,也再也没有猫会一听到猫粮声就跑过来抢第一口了。

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他是那么特别呢?

他是我最有野性的一只猫,唯一一只可以抓鸟送给我当礼物的猫,在小区里称王称霸的猫,每天在路边用爬树迎接我回来的猫,唯一一只因为打架挂彩而送进医院的猫,搬家后因为不能外出每天大叫差点被我妈丢掉的猫,叫声最嘹亮的一只猫,唯一一只可以和aki(我曾经养过的柴犬)对抗的猫,曾经每天如闹铃般准时叫我起床的猫,胖得进不了松木猫砂盆最终让我放弃使用的猫,可以用肚子给我当枕头睡半个小时也不跑开的猫,掉毛是别人三倍的短毛猫,唯一一只会尿床的猫,唯一一只跑了会跟着我的呼唤找到我的猫,唯一一只害我打过狂犬病针的猫,最爱吃妙鲜包但在最后却根本吃不下的猫……

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自己那么爱他呢?

三番五次想把他送走,却因为太过普通没人看得上(汪汪倒是人气很高),我妈执着要丢掉他时却执着地留了下来。在他病危时,即使知道手术代价昂贵,也想不顾一切的试着挽救他。只是他的身体状况已经不允许我付出更多。说好的九条命呢?这不才一条吗。骗子。快站起来蹭我呀。

虽然最后那一刻钟,稀稀肯定是很痛苦的,不如安乐死一针来的爽快。但我想他应该还是愿意回到家里,留在我的身边离开。即使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以为。

这一刻,我真的希望有灵魂。即使我看不见,摸不着,感受不到,但我的心底,顾不上理性,总藏有那么一丝丝希望,他还能以另一个形式陪在我的身边。

此时此刻,我看看大蓝,陪在我键盘的身边,默默趴在一旁。虽然稀稀生病时他一直躲在我的卧室里,但今早他确实一直陪在枕边,我把手放在他身上睡觉,害怕他消失,他也顺从的让我压着。也许他是知道的。

即使要经历和宠物的离别,我也仍然会选择养着他们。他们给我的安慰和满足,让我愿意承担失去他们的悲痛。每一只喵星人都是独一无二的,橘猫千千万,稀稀只有一只。我相信他这一生是快乐的,而我也珍视和深爱着他,这就足够了。

再见,我永远不会忘记你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